返回不平静的夜  契约爱妻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樟蓉园是华市的富人区,独立的别墅,欧式的风格。夜晚,这里还是亮得晃眼。林梓意又一次把他惹恼了,今晚,她只好自己从便利店打车回来。可是车费太贵,也只好像往常半路选择徒步,她苦笑着摇头,什么时候有钱,搬出去呢?

她并不想回去,就在外边耗着挺好。可是,她下意识的看手表:妈呀!只有二十分钟到十点了,晚了,又得遇变态……他总会想出阴招……不是,半夜跑进她房间里占她便宜;就是,拿走她电脑u盘,害她交不了作业;再是,划破或者扔掉她衣服,让她出不了门……

她今晚耽误太长时间了,她只好用跑的,累得她插腰喘气,终于到了。这栋特别的别墅,外面挂满了彩色的霓虹灯,一到晚上,炫彩夺目。她只想说:真是骚气,当成夜店了

她习惯性的溜进去,赶紧上楼,关好门窗,她讨厌住他隔壁,更讨厌见到他。她看了看时间,还差几分钟,应该没事吧。在这里的生活,真是糟糕透了,她每天提心吊胆,每天都想逃离,他们吵架也是常态,可她巴不得被撵走。

外面响起一阵吵闹,他回来了。乔家的大少爷,外人眼里的纨绔子弟,商场上的精明决断的商人,夜场里的花花公子。他的性子真是让人琢磨不透,明明今天,他送了礼物给她,她习惯的说了一句,谢谢!因为她的态度不够让他满意,然后他生气的吵了起来,并让人搬走了她的床

指着她:要么现在给我滚过来抱我,说你错了,要么就睡地上!

她的脾气也挺硬:你可真是有优越感,我乐意睡地上。

说完,不顾他的拉扯和谩骂,冲出门,继续打工去了。想起来了,打工这个事也是和他闹了好久,才松口的。她真是厌恶他至极

她听见他上楼的声音,一步一步的靠近,她心里揪着。生怕他推门而入

门,果然,还是响了,他拧了门把手,却没有打开。他好不容易按压的火气又被这妮子惹恼了:靠!林梓意,开门!老子要踹了你这门……她感觉,这把手要坏掉了,她真的只是习惯性关门反锁。忘了,今天她还没说晚安,更忘了这是吵了架的气头上。她觉得,今晚不会好过了。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,算了,与其等他拿钥匙,还不如自己开了省事。

她开了门,立马撤开,靠站在墙角。他眼里有怒意,但他还是压了压,让身后的几个佣人下去。又盯向她:看来,今天的礼物,你不满意,没关系,我还有一份礼物送你

说着便向她走近了,从兜里拿了一个蓝色小盒子:这个,你一定会喜欢

她抬眼,她就知道了,该来的还是来了。她早就知道,她十岁被乔家收养的恩情要还的,可是,也不该用这种方式!这不公平,没有人问过她的意见,只是听见他说:越快越好

淡然的开口:乔大少爷,好手笔啊!送人礼物都拿戒指送!

他怒了:说人话,你叫我什么?嗯?

他靠的更近了,她就在他肩膀的高度,抬眼直视他:乔大少爷,礼物太过贵重,我要不起!

他一手拿着盒子,一手按在墙上,把她圈困起来,低头,他闻着她的味道,是淡淡的甜甜的香气。他嘴角不自觉的咧开了,他就喜欢她身上的味道,特别喜欢

好听的磁性嗓音响起:不,你要得起!而且,你没办法拒绝。

说着,便把头歪向她的脖颈处,白嫩的肌肤,好闻的味道。这让他,心思逐渐歪了。他的气息离她耳后越来越近,她实在是受不了,立马推开他

:好好说话,靠这么近干嘛!她的脸唰的红了,耳朵也红了

这一副害羞的表情,让他很愉悦,他突然不气了,笑着坐下,悠闲地翘着二郎腿,修长的手把玩着盒子。上下打量她,眸子里闪着光。她总觉得,不会有好事发生。

:不早了,我明天还有工作,要睡了。她没了气势,只想让他快些离开

:正好,一起睡啊!我那边床够大。说着,玩味的打量她。立马站起来,向她靠近,她来不及后退,便被他拦腰抱起。

:放开!放开我!不,我不去,放开我!她强烈的反抗,可是她的力气实在太小。还是被他抱着扔向大床。

她真的是恶心至极:你要是发情,外面有的是女人!别来恶心我!滚开!她立马冲出去。还是,被一双大手,抓住,怎么也挣脱不开。:你放开!放开我!她拼命地捶打他,想要逃开。

:林梓意,你搞清楚,你今天二十岁了!这个年纪能结婚生孩子。我已经忍了两年多了,我不想再忍了!她居然忘记了自己的生日!也是,她脑子里只有钱。难怪,小七说要送她礼物(小七,是她唯一的闺蜜,现在和她同一所大学)

她看着他,他失控了,太可怕了。她还记得十八岁那年,自己差点失身,被他压在床上,那样子,没来由的让她恶心。她狠狠地甩了他一耳光,他怒极了,卡住她的脖子。后来,在强烈的反抗和眼泪下,他放弃了,压着怒火摔门而出。

:你放开!真让人恶心!你不是人,我是你名义上的妹妹……她真的想不出能制止他办法

他好笑的看着她:妹妹,呵!我有认过?你可以是我老婆

说着,动作更大了,拉扯中,她的衣服领口划至肩膀,露出诱人的肌肤,白色的肩带也暴露出来。她又羞又恼,拼命地反抗。他轻松的把她困在怀里

:这种事情,怎么可以强迫!我要告你……

:哈哈,你不觉得这样才刺激么!反正我喜欢

,说着便想强来,他堵住了她的唇,软糯糯的口感,甜甜的,他想撬开她的牙齿,想要吻的更深入。却被她咬住了舌头,一股血腥味在口腔散开。他吃痛,:呜,嘶~你欠揍啊!

她怕极了,真的不敢再多待一秒。立马撒腿就跑,什么都不顾了,跑到走廊上,刚想下楼梯。还是被他抓住:啊!你放开!放开我……他抓着她回房间,无视她的反抗。今晚,一定不会放过她

她不知怎么的,顺手拿起摆在桌上的花瓶,砰!的一声,他吃痛的捂住后脑。血从指缝溢出。她慌了,他恶狠狠地盯着她:来人,来人!声音,明显弱了,他应该很疼。不,不能软。她摇了摇头,立马捡起碎瓷片,往脖子那里按:我,我打伤你,血我可以还你,但是,你不能强迫我……眼泪就要流出来,这样僵持又尴尬的局面,让几个佣人慌了神。乔叔立叫人打电话通知先生和太太,并立马联系了私人医生。然后急忙拿着急救药箱,想要止血。

两个佣人,正想抓住她,却听见:别动她!又对她说:伤我就够了,把手里的东西扔了!用力吼着,嘶!疼痛加剧了。他痛苦的捂住头

:爸妈来了,说是我撞的,都给我记住!一群人搭话是,便围着他,急忙处理伤口

她也慌了,她不是故意的,不!是故意的,可是,没想过,这么严重,对不起!对不起!她心里万分难受。

她知道,他对她很好了,吃穿不愁,礼物不断。只是这种有意图的好,有意无意的靠近她,想要占有她,让她没来由的恶心。她觉得自己是被他关起来的宠物,高兴的时候抱着,哄着。不高兴的时候,就会折磨打压。可他,也从未动手伤过她。知道,她不喜欢和父母一大家子住,便吵着闹着要单独出来住,婚前同居的说法也是这么提出来的。为了结婚,他和父母也争执过,最后还是依了他。她现在想想,觉得对不起他,真的对不起!她想要看看他的状况,却不敢上前。她不知道该怎么办,对不起,她心里内疚极了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热门小说推荐:短发血奴〕〔飞常有料〕〔天境破〕〔谏仙客书〕〔明月清风我〕〔绝色仙妻〕〔80后佣兵〕〔界心法师〕〔看你好像很厉害〕〔若有黎明〕〔天弃之徒〕〔灵鬼墓穴之楼兰古国〕〔无恐无惧〕〔我居然成了主角〕〔末路突变〕〔炼狱之手〕〔偶像男神的小白经纪人〕〔陶乐乐的爱情故事〕〔男神合租记〕〔耳钉的秘密〕〔一路千秋事〕〔日月同烁〕〔傲世战纪〕〔时时盼君至〕〔化灵逆〕〔柯南小分队之神秘的小屋〕〔青青子衿悠然我心〕〔景墨和他的美女缘〕〔网游之天帝不朽〕〔可怕的鬼女友〕〔末世法则之生存游戏〕〔敲断弦〕〔冷情王爷无情妃〕〔僵道成神〕〔文明逃逸〕〔大唐之开局举报李二造反〕〔快穿宿主别上天〕〔宠物小精灵之小楠〕〔流年倾城许半生〕〔牵绊的命运法则〕〔重生之娱乐少主〕〔邪王要追妻王妃跑慢些〕〔景世倾墨〕〔校花之我的男闺蜜是兵王〕〔重生之虚幻梦想〕〔我的世界闯入我的世界〕〔我前妻好厉害〕〔诡潭之血珀梦络〕〔逆天嫡女之凤舞天下〕〔时以〕〔凡途归真〕〔妃本倾城花亦紫〕〔总有人爱你〕〔浮生一梦如鱼饮水〕〔活在雾中的你〕〔那些从未提起的灰尘〕〔花荫玄〕〔阎王的小萌妃〕〔争霸天下之绕指柔〕〔你与我与你〕〔都市之神级外卖员〕〔城市疾跑者〕〔无尽维度的旅行〕〔听说他爱你〕〔忧伤恋人〕〔多情的时代〕〔鬼妖道〕〔我的血魔公主〕〔神兵志〕〔试着拯救我这糟糕的灵魂吧〕〔黑暗的复仇〕〔神劫之下〕〔我俩不为人知的背后〕〔大佬的体验卡系统〕〔终声响起〕〔斗界神皇〕〔小马宝莉之星空下的约定〕〔急诊风云〕〔傲雪欺梅〕〔别惹老娘我〕〔万物全书〕〔穿了又穿〕〔桃花谢不了胭脂泪〕〔吟凤〕〔噩梦般的花朵〕〔那年发簪〕〔三生江湖三生客栈〕〔魔月天下逆世邪妃〕〔三界青龙战神〕〔剑魂目〕〔花底〕〔守着时光守着你〕〔异界剑神〕〔淬变〕〔化妖行〕〔逆天武玄〕〔一生独梦〕〔钢铁秩序〕〔屠罗大地之灵帝传说〕〔瑟瑟发抖的我决定苟到和离〕〔中国道天奥特曼〕〔fateohbiwsj〕〔找个皇帝做靠山〕〔郑道沧桑〕〔大时代1660〕〔米瑞斯之初梦〕〔邪王宠妻惊世杀手妃〕〔缘之梦落前尘〕〔总裁大人太抢手〕〔黄昏彼岸是冬雪〕〔神位之主〕〔通灵笔探〕〔致曾属于我们的时光〕〔我在都市当神仙〕〔天降锦鲤〕〔妖魅王妃花心王爷〕〔魔少封魔录〕〔王府小书童〕〔依然不变〕〔系统逼我当大佬